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快报 » 行业资讯 » 正文

废品回收店里凝聚着特别的温暖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2-09-20  浏览次数:140
核心提示:  雇专车赴湖北接来儿时玩伴,义务收容智障母女  如今,在匡荷芳的精心照顾下,这对母女在浏阳生活一个多月了。记者张玲彭红
  雇专车赴湖北接来儿时玩伴,义务收容智障母女
 
  如今,在匡荷芳的精心照顾下,这对母女在浏阳生活一个多月了。记者张玲彭红霞
 
  淮川街道城西社区龙泉港路一废品店内,老板娘匡荷芳正忙着做生意,突然一个小女孩从屋内跑出来,匡荷芳伸手去抓,没抓住,她回头喊“季芳”,屋内的匡季芳看了她一眼,眼神木木的。匡荷芳没办法,丢下手头的工作把小女孩带了回来,塞给她一点零食,哄住了对方。
 
  小女孩是匡季芳的女儿,只是母女二人都有智力障碍,也因为精神问题,她们每天都给废品店带来不少麻烦。亲友们都劝匡荷芳“赶紧送她们走吧”,但匡荷芳没有听,已经耐心照顾她们一个多月了。
  爱心收容
 
  专车前往湖北,接来智力障碍母女一眨眼的功夫,小朋友又跑到附近去玩了,匡荷芳赶紧把她抱回来。记者彭红霞
 
  1月4日,走进匡荷芳的废品回收店,她正在和顾客核算账目。匡季芳正拿着一根针在缝补一个破烂的蛇皮袋,她的女儿也难得一见没有乱跑,蹲在一旁好奇地看着。这对母女是什么身份?为什么老板娘会收容她们呢?
 
  “我租了一辆车,把她们从老家接过来的。”匡荷芳介绍,她是湖北荆州人,嫁到浏阳十多年了,和丈夫郭先富经营着一家废品回收店。匡季芳是她的同乡,算起来,两人也是有点远房亲戚的关系,此前她听说匡季芳过得十分苦,于心不忍,想接她们来浏,方便照拂。专车前往湖北往返要六七个小时,路上油费、过桥过路费加起来都要两三千元,这些匡荷芳都没放在心上,但看到30多年未见的儿时玩伴和她女儿时,她落泪了——母女俩穿的都是捡来的衣服,脏兮兮的,也不合身,她们自己不会做东西吃,两人都很瘦。匡季芳的症状较轻,有时还可以同人交流,她女儿的病情却十分严重,更没有任何生活常识。
 
  匡荷芳为母女二人临时租了一套3室2厅的住房,她和丈夫、婆婆、弟弟、弟媳一共5个人,全天候看护着匡季芳母女。两人刚来时有点水土不服,匡荷芳为她们买来对症药品,饮食上也特别注意;两人来浏没有带任何生活用品,匡荷芳为她们备齐了毛巾、牙刷、拖鞋,还带她们去买了新衣服。
 
  短短几天时间,匡季芳和女儿就仿佛换了个人。
 
  麻烦不断
 
  来浏一个月,小女孩曾走丢几次
 
  小朋友每天换好的干净衣服一会功夫就弄脏了,匡荷芳帮她拍掉背上的灰尘。记者彭红霞
 
  店门口,匡季芳还在缝蛇皮袋,但小女孩很快就耐不住性子了,她四处跑,等她回来时手上就多了一块钱,也不知道是她捡的还是向别人讨的。
 
  智力障碍患者生活不能自理,匡荷芳想照顾她们,比想象中要困难得多。
 
  “主要是季芳的女儿,她完全不听话。”匡荷芳说。匡季芳不清醒的时候,点火做饭都可能引发事故,但小女孩更难照顾,她不会上厕所,大小便都会拉在身上。刚开始匡荷芳总是被她弄得措手不及,每天要给她换洗衣服、被子,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给她用纸尿裤,可孩子毕竟不是婴儿,纸尿裤也无法完全解决问题,她还是经常把衣物弄脏。
 
  亲友们都劝匡荷芳把两人送走,不仅仅是因为照顾孩子很辛苦,还因为患有智力障碍的孩童完全没有安全意识。女孩来浏阳才一个多月,已经走丢过三四次了,有两次匡荷芳是在附近楼顶找到的,有一次找了4个小时都没找到,郭先富吓得报了警,一家人关了店门四处寻找,最后是匡荷芳的弟弟在西湖山的楚文塔上找到了孩子。
 
  “她见着车子就去挡。”龙泉港路一名街坊说,他们几次看到小女孩朝车子冲过去,大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 
  针对这些问题,匡荷芳想了很多办法,她试着拿根绳子拴着她,可不了解情况的人都说闲话,这让她很有压力;不拿绳子,那就关她吧!也行不通,孩子又哭又闹,还可能爬窗。和家人商量着,还是只能大家多留意、多防范。
 
  义无反顾
 
  希望帮着她们走过最苦的这段路
 
  亲友们很不理解,说百密也有一疏,如果孩子还是出了安全问题,要赔钱怎么办?匡荷芳摇着头,无奈地说:“那我也完了!”尽管知道亲友们的提议有道理,也知道要照顾匡季芳母女存在很多问题和困难,但匡荷芳还是不忍心不管她们。
 
  “我和她是同乡,她变成这样也是身不由己。”匡荷芳说,匡季芳的丈夫也是残疾人,他们生有三个孩子,大女儿、二女儿同样有智力问题,国家虽然也有帮扶政策,但一家子都是残疾,日子不容易过。匡季芳的三儿子目前寄养在孩子伯父家,孩子的奶奶则帮着带大女儿,剩下匡季芳和她二女儿无人看管。听说有次家人外出曾把两人单独放家里一星期,两人吃光了水煮面条后就只能吃水煮树叶。
 
  穷苦人家的难,匡荷芳深有体会。她们老家在荆州市监利县的偏远山区,那里经济不发达,穷苦家庭多,像匡季芳家这种一家有几个残疾人的家庭也并不少见。
 
  “我家那时也很苦。”匡荷芳说,她母亲是聋哑人,父亲娶了母亲后生育有四个孩子,父亲身体不好过世得早,家里就更苦了,可以说是家徒四壁。很多穷苦家庭都说读书是条好出路,可是由于条件限制,她早早就辍学外出打工了。十多年前她嫁到浏阳来,虽然丈夫也是三级残疾,但两夫妻兢兢业业做废品生意,日子还是一天比一天好。
 
  “现在的生活我很满足。”匡荷芳感叹,住在浏阳她觉得很幸福,丈夫对她很好,她做废品生意手里有点余钱,给匡季芳母女加两双筷子也不难,一家人知道她的坚持也都应着她、帮着她,“我知道要照顾好她们不容易,但我过苦日子的时候,任何一点外来的帮助都能让我不倒下,我只希望也能给她们搭把手,扶着她们、帮着她们走过最苦的这段路。”
 
 
[ 资讯快报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快报
点击排行